薄锦消谋

24/485////////百年为限,言出必践。

……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容忍这样一个花瓶如此接近你?”

“花瓶?她可不是什么花瓶啊……”

他高高举起了身边面无表情的萝莉:“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话说那个好像是葫芦吧……?记不清惹_(:з」∠)_


虽然我的确是粉但其实不很感觉像是粉啦_(:з」∠)_


“五行当中,金属性的修炼者,特点是失电子的能力比较强,特别是那些活泼的……”
“请务必严肃一些!老师!”

新年愿望啊……

求解说组……什么都可以啦……
反正大概没人理我。

好烦躁……
高三呐你真是个烦死人的老妖精。
现在的状态简直什么都写不出。

杜衡和于戈的场合


“我觉得有点冷。”
穿着单薄衬衫的男人在冰天雪地中瑟瑟发抖,面色发青。
他那裹着厚实熊皮的伙伴甚至没有向他瞄上一眼,只是垂着眼皮慢条斯理清理熊皮上凝固的血块,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
要是有大块的冰,就塞进他的嘴里。
于戈拍了拍身上的熊皮,确认不存在任何足够大的血块后,只好将这个想法暂时搁置起来。
“杜衡吾友,普通人类在这样的天气里是会冻死的。”
“但是我不是……”
“现在你是。”
这是他们以普通人类身份进入梦境的第四十分钟。
他们的队长贴心的按照各人的专长给两人分别准(nao)备(bu)了一个工具包,然后就将他们随手丢进了自己的梦境。据队长大人所说,这样的突发小测试有利于提高队员们应对意外事件的反应能力,增进队员之间的友♂谊,为战团建设添砖加瓦。
同时有利于满足队长大人的报复性心理。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被手下俯视,特别是他的个子不高时。
失去了所有凭依——非要把那把贝爷小刀算上的话也并非一无所有——的科研人员和AI艰难跋涉在雪原上。除了进入这里时的那个有熊的大树洞和没过脚踝的积雪,视野里再无其他。
没有漫天风雪,没有活物,没有尸骸,甚至没有地势起伏。雪像平铺般均匀,天色如出一辙的惨白昏暗。
给人一种撸棵树说不定就能够活下来的错觉。
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简直比藏起指南针之后还要故意放错磁铁还恶劣。虽然对于环境两人有些隐约的猜测,无奈他们谁都没有撸破苍穹的神之右手。在他们双双死于寒冷之前,大概是证明不了什么了。


梦境之外,旁观者向始作俑者质疑:“你确定他们能找到线索?”
王明轩喝着奶茶,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回答了自家副队的问题,身边弹出的蓝色光屏忠实的给出了文字翻译。
『下了一看就很好玩的存档却找不到起点的酸爽,让他们也感受一下。』
『那个存档,好像是杜衡做的吧?』
TBC







忽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个玩意儿没写……

逐光记·流光曲

那时风来,他正盛开。

『序言』
那是背弃了本性的逐夜旅人。
行走在尘霾重重涂抹的天穹之下,流离不定,无所归从。
自孤身离开霸图只过了三年,李艺博却觉得他已在死地上从鸿蒙初开游荡到了地老天荒。
这不适合他。当李艺博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的时候,他就规划好了自己的人生——和多数普通民众一样,乏味的,充斥着恐惧和无谓的,也许是在突如其来的袭击中结束的的,一生。然而每个普通人的心中都定然藏着一丝热血,偶然的一次小小翻涌就可以将人生打向计划外的方向。
一如他成为一名执行者,一如他跟随荣耀联盟离开净化协会。
一如那次不可思议的交换。
恍然间他忆起曾有那么一双原暗一样的漆黑眼瞳,闪烁间仿若幻出奇点爆发时充斥了整个宇宙的光。有万千世界在那光焰中盛开。
于是他心甘情愿的扑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但……那是谁呢?
那个让他以整个人生作为交换的,是谁呢?
浑浊的雨水自天幕中坠下,而在瞬时间便浑身湿透的男人却恍若未觉般缓缓抬起了头。
三年之后,他再一次听到了盖亚残灵的欢歌。
他看到世界的虚影在意象之中展开,有倾世之姿的极黑邪物盘旋在尘霾之上,青金的眸子里空无一物。
向着窥视者,它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欢迎光临。


_(:з」∠)__(:з」∠)__(:з」∠)__(:з」∠)__(:з」∠)_
李艺博握紧手中的枪,缓缓绕过充溢惨绿色泡沫的水池。浓密的辐射性泡沫泛着荧荧绿光,水池后方的L形建筑物相衬之下更为幽暗。
这里是废弃的城区。它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却败亡在更加惨烈的天灾之下。而现在,就在李艺博面前的建筑物里,有什么生命正鲜活的存在着。尚且完好的建筑正不断被那生命侵蚀毁坏,无数飞屑纷纷扬扬飘出,旋即随烈风卷向高空。
身为霸图的副队长,他实在没有理由退缩。
【目标数量:1】
【生命体征稳定】
【等级评定:D】
【等级评定由D调整为C】
数据终端传来的信息令他有些不安。此前的D或C级任务中,并没有可以侵蚀周边环境的异形存在。况且,不久前DDS对于这次任务等级的评定还是最低的E。而那占据了建筑物的异形显然并未进入战斗状态。
刚刚从净化协会中分离不久的荣耀联盟不可能有多余的人手来协助他,尽管心中不停催促自己立刻离开,他还是一步也不停的孤身行去。


_(:з」∠)__(:з」∠)__(:з」∠)__(:з」∠)__(:з」∠)__(:з」∠)_
快高考了好焦虑。
语文考试中……摸一小段儿_(:з」∠)_

大事不好删删删

还想写索千。